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用户中心

请输入您注册的用户名以取得您的密码提示问题。
用户名

© 2005-2017  在离开北京赴甘南小镇工作生活的半年中我发现这里与全国许多地方一样年轻人并不多青壮男子则更少,只有等到重大节日的时候他们才会从周边的县城或者兰州等地打工归来。前几日去池沟村的李书记家碰巧遇到一个刚从兰州打工回来的小伙子二十出头身穿厚厚的军绿色棉衣,国字脸上有着当地常见的高原红正蹲在火炉前取暖。 问他外出打工了多久回复是两个多月问打工的收入如何他憨憨地笑着说一万多吧正在倒水的李书记听到了,扭身对他说咦哪有那么少怎么着也得两万多吧小伙子先是羞涩又连忙摆手说没那么多没那么多。与村子比起来在镇上见到的年轻人要多一些常见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河边的台球桌另一个则是镇政府。七八月时大批年轻人聚在台球桌前从早到晚甚至还有一些喇嘛参与其中十月过后,天气转寒年轻人只好去别处消遣河边的六张台球桌就被封裹的严严实实停业待来年了。倒是在镇政府工作的年轻人因为下村工作的减少在办公楼进出的身影多了起来。近些年基层工作人员扩编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大幅增加出生的年轻人有一半以上这其中我常见并能喊出名字的差不多小尤是我最早见到的几个年轻人之一。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